咩狼博客 · 10月 19, 2022 0

“恕我直言,这些都是乐色。”

“O shit, I'm sorry.”
“Sorry for what?”
“Sorry about your pineapple... And I use your programming language make more shit.”
“Don't worry man. But you know, everyone top ten projects all piece of shit.”

“哦屑,我很抱歉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关于你的凤梨... 以及我用你的编程语言写了非常多的屎山、”
“别在意,伙计。但是你也知道,每个人的前十个项目都是屎山构成。”

我并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者,在任何方面我都略涉一些,但是大部分我都并不精通。但是有一点我深刻明白:

无论是什么,前十个作品,至少有五个是屎山。

今天正在思考如何激起已经失去对Python的兴趣的朋友的兴趣的时候,我也在深刻的思考这个问题。实际上总是沉浸在屎山中挫败感是非常强烈的。对于一名新手,如果一上来发现自己只会写屎山,多少是没有办法继续坐得住了。

打开了几个世纪没打开过的GameMaker Studio 2,我购买它很久了,但是我只是给他借给我的朋友们。我几乎没有用它,因为我打开这个界面就没有任何头绪 —— 它对任何没有基础的人友好,但是我偏偏是难以接受拖拽式编程的,我的逻辑性很差,如果不是诸如代码高亮的帮助,我会直接在这里感到混乱。

我一直思考我这样是怎么坚持画了三年素描的,甚至没有去接触色彩。

我想到了一个问题:如果对于新手而言,拖拽式是有趣的,那么就是一个心理学问题了。

人天生就不喜欢阅读文字。

我会把文字当做艺术,一个字一个字的欣赏,而不是条件反射性的去认知一个字。这样做有个问题,有时候我会忘记这个字是什么。

但是我不能把我对文字的认知施加给别人,如果他对于屎山丧失信心,或许我们需要一些更好玩的编程模式。阿,我当然不是指编程猫这样的让他去玩泥巴,我是指一起设计一些诸如QQBot或者PyGame之类的小玩意,实现真正的,可交互的 “编程设计” 。

我一直认为编程也是设计的一种,他与图像设计没有差异,只不过图像设计可没有字母这样的模板来组合 —— 别给我扯AI绘图,我真的烦透它们了,它们不过是一群刚解决会校正模型的废铁罢了。

重点是做这些事情都是会掉尾巴毛的,为可惜我对我的尾巴有更多的养护 XD